飞走的飞走了

亲爱的小孩(柯罗)

 当和多弗拔枪而立的时候,我知道,我不会开枪。所以,当感受到枪击的疼痛的时候,我其实一点都不奇怪。只是有点遗憾,有点担心,那个小鬼的,恐怕要自己走剩下的路啦。隔着这么远,都可以听到他拼命的拍打箱子的声音了。嘿小鬼,对于这样笨手笨脚又凶的人的离开,为什么这么伤心呢。

    第一次看到他,就觉得好像看到了多弗的翻版。不是指样子,而是神态,那种如出一辙的恨,一看就是也被这个一点也不温柔的世界伤害过的。可是他们还是不太一样。这个孩子更冲动,也更倔强,竟然敢无视多弗的命令攻击我,一个讨人嫌的小鬼,呵呵。

    过了很久才知道,他是“D之一族”的孩子,所以他必须离开多弗的身边,我那已经成为了恶魔的哥哥。我从看不懂我的哥哥,这也许与我已经很久不曾和他说过话有关,可是自从亲眼看到他杀死了父亲,并想用他的头颅换取天龙人的身份,我就再也不知道该和我的哥哥说什么了,每当我张开嘴,父亲流出的血似乎就堵在了喉咙里,让我没办法发出任何声音。所以吃了静寂果实之后,我干脆装作再也不会说话,名正言顺不必再和我的哥哥说话。虽然不知道多弗想要什么,可是我能确定,那一定是比海贼,比王下七武海,甚至比海贼王还要厉害也恶劣的东西。这样的多弗,我怎么能够放心让一个D的孩子长久待在他身边呢?

然后,我们离开了,唔,也许用逃走更合适,什么海军的任务,多弗的怀疑,暂时都顾不上了,小鬼的生命已经因为铂铅病而逐渐虚弱,而那些徒有虚名的医生们因为惧怕传染又没有技术而不肯救他,必须尽快找到手术果实才行啊。当听到多弗传来的手术果实的消息,我知道似乎有什么不对劲,似乎陷阱的味道很浓啊,可是小鬼的病情恶化了,很难坚持到让我确认这个是多弗的陷阱,还是仅仅只是个消息。

取得果实的过程不太顺利,我的笨手笨脚给我带来了大麻烦,我受伤了,伤的还不轻。把手术果实给了小鬼,算是完成了一个心愿,可是还有海军的任务呢,所以我让小鬼将所有的资料都交给海军。大概是老天觉得,取得手术果实已经用完了我今天的运气啦,所以小鬼找来的居然是维尔戈。这下,多弗肯定确定了我这个亲弟弟背叛的事实,恐怕连带小鬼也跑不掉啊。多弗不能容忍背叛,这个是我在这么多年里发现的,似乎他将父亲放弃天龙人的身份视为了一种背叛,对于天龙人的背叛,而以父亲的脑袋也没能换来天龙人对于曾经同伴的接纳毫无疑问是另一种背叛,所以,在他的心里,背叛者即死。我倒是无所谓,可是小鬼不成,他才刚刚服下手术果实,才13岁,才……刚刚开始他的人生,因为这个原因死去可不成啊。

    嘶,多弗,我的哥哥,还真是一点没有留情啊,有点疼,有点冷,恐怕血快要流干了吧,生命即将走向尽头原来是这样的感觉啊。可是还不行,装着小鬼的那个箱子要被搬走了,那个小鬼还在声嘶力竭的大哭,若是被人听见了可就糟糕了啊,唔,至少要挺到多弗他们没办法发现小鬼才行。

嘿,小鬼,别哭啦,在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听到的居然是你的哭声,多扫兴啊,我走了也会不安心的。

嘿,小鬼,别再叫克拉先生啦,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叫我呢,第一次听到的时候真是吓了我一跳啊。

小鬼,别再哭啦,就算我离开了,以后你也一定会再次遇到一个人或很多人,他们会理解你,崇拜你,温暖你,毫无缘由的相信你,就像你现在相信我一样。

小鬼,不好意思啦,本来以为可以陪你更久一点的,至少到你可以再开朗一点,可以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开心的笑,不要整天板着脸的时候,呵呵。

小鬼,不必为我报仇,多弗毕竟是我的哥哥。仇恨没有意义,只能伤害自己也伤害别人,,以后想起我的时候,只要记得我的笑就可以啦。

小鬼……

小……

罗……

 




“克拉先生!!!!!”

 



小小的小孩 今天有没有哭

是否朋友都已经离去 留下了带不走的孤独

漂亮的小孩 今天有没有哭

是否弄脏了美丽的衣服 却找不到别人倾诉

聪明的小孩 今天有没有哭

是否遗失了心爱的礼物

在风中寻找 从清晨到日暮

我亲爱的小孩

为什么你不让我看清楚

是否让风吹熄了蜡烛

在黑暗中独自漫步

亲爱的小孩

快快擦干你的泪珠

我愿意陪伴你 走上回家的路


评论(2)
热度(1)

© 飞走的飞走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