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走的飞走了

火影的人物的小小看法

话说火影完结了之后再看果然是个好主意,再不必对着更新频率咬牙切齿,只是对于结局带来的伤害也更大。结局狠狠的戳了我一刀,血条都差点归零。

火影烂尾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大概真正欢呼雀跃的只有鸣雏、佐樱CP粉了吧?很多人说烂尾并不是因为拆掉了CP,而是岸本在最终,真的圆不了曾经的想法所以找了个最容易写的吧。具体已经被各路分析大神说过很多很多,其实归纳下来只不过是曾经宣称要做个笨蛋的笨蛋长大了,聪明了;曾经发现了体制的问题并且要改变他的那个流放了,放弃了;曾经想要成为出色的医疗忍者的那个重新回忆起了少女梦,所以梦想被放下了,仅此而已。

只想说说关于几个关注的人物的一些不吐不快的话。

宇智波佐助是火影里最喜欢的人物,没有之一。帅是一方面,而且大概第一印象就靠它了。比他的外表要吸引我的,应当是他相当追求自由并且非常自由的心了。与漩涡鸣人不同,虽然他曾生活在木叶,并且是木叶第一豪族,但是因为灭族的原因对木叶归属感并没有那么强。木叶是他童年最温暖的家,也是他少年最憎恨的地方,这种憎恨因为对温暖的回忆而日渐加深。他的这种无归属感和无安全感使得他在任何地方都呆不久。他去了大蛇丸那里,然后得到力量后很快背叛了大蛇丸;然后他去了晓,得到永万后又背叛了。佐助的心似乎从来没有找到自己的归处,没有牵绊,没有干扰,像鹰一样,所有的一切都想到就去做了,立场的改变完全是因为“我想要”这么做,从不会在乎别人的想法,从不因外人的看法改变自己。我尊重并且向往这样的人。诶,我最喜欢佐助可是当我评价他的时候,那些话就从我口中溜走了,只能说,对于宇智波佐助这个人,我心疼、尊重、向往,期望他幸福。

说道佐助就必须要说道鼬了。说实话鼬是我相当不喜欢的一个人物,我希望永远没有这样一个哥哥,大概与很多火迷不同(别拍)。鼬有一种相当强烈的控制欲,喜欢别的人(尤其佐助)和事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实现,但是他并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强力的身体和精神,无法预测所有的未来的可能,所以对于佐助选择毁灭木叶而没回去感到极其失望(话说看的时候就很想问问鼬哥,你到底根据什么判断出佐助知道了灭族的真相还会回去啊?你不是应该最了解你弟的吗?还是说你希望你弟一辈子生活在谎言里?),并且提前为自己的弟弟准备了最强幻术,只为了让弟弟保护害死了自己所有亲人的地方,他心目中的和平(别天神一出,即使最终用到了鼬自己身上,还是让我对鼬感到愤怒,为佐助感到伤心,佐助啊你知不知道你哥想要你照他的意思去保护你憎恨的地方啊?这样一直习惯并且想要控制自己弟弟想法和一生的哥哥真是我一辈子都不想碰到的)。虽然带土告诉佐助灭族的真相时带有一定的诱导性,但是最根本的地方没说错,是木叶让一个13岁的孩子杀掉所有的亲人去做间谍,留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遗孤独自居住在害死了亲人的地方(而且佐助叛逃大蛇丸真的没有木叶团藏放水吗?一个孩子和音忍四个人战斗的动静真的没暗部或者根听到吗?我表示怀疑。)鼬以佐助童年最重要的人的身份扭曲了佐助的一生,他让憎恨使佐助成长,但是忘记了,恨只能使他得到力量,却会毁掉一个孩子的灵魂。他用憎恨扭曲了自己留在佐助的印象中后,又告诉他,这一切是因为我爱你,所以佐助当初多么爱他,后来就多么恨他,知道真相后就多么恨自己和造成这一切的木叶。以爱为名的伤害也不能改变它是个伤害的事实,并且造成的伤要深得多,也可怕的多,被最爱的哥哥杀掉父母亲人比别人害死了父母还要令人难以忍受。鼬的选择题就如同那个扳道工,是选择让自己的孩子死掉救下另几个孩子,还是反过来?鼬选择了杀掉自己的亲族以守护所谓的和平。但是人命的价值真的是用多少来衡量吗?今天为了木叶的和平可以杀掉宇智波一族,明天就很可能因为木叶的和平杀掉日向一族,奈良一族,山中一族……所以当大部分人的和平需要另外一部分人的性命来填的时候,和平已经失去了意义,因为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自己会是被舍弃的一部分。

最后才来说说主角吧。漩涡鸣人是很有代表性很有象征意义的人物。他阳光、坚定、热爱同伴、一往无前、就算被伤害了还是要保护曾经伤害过他的人。是个非常理想、非常温暖、足以成为任何人的阳光和指向的人。但是很假。当然动漫中肯定要有现实中没有出现的理想化人物,不然怎么叫动漫呢,但是我这个人吧,面对这个不太合我的逻辑的人物,总会有一种淡淡的别扭感。鸣人太温暖,就算幼时因为九尾人柱力的身份被孤立、被欺负、被讨厌,长大后有力量后还是决心保护他们,是个让人不知不觉中情愿跟随的人,但是这样的童年居然完全没有给他留下阴影让我觉得简直不可思议。岸本塑造这个人物给了整个忍界希望,但是最终,当岸本找不到出路,不再有笔力和想象力写下去之后,鸣人也找不到出路了。所以他最终忘记了日向宗家分家的笼中鸟,忘记了宇智波家的血和恨,忘记了他曾经喊出“说到做到,就是我的忍道”的豪情和坚定,所以在火影的最后,所有人娶妻生子的大团圆的时候,我心中那个光一样的鸣人居然死掉了,多么遗憾。他一直在找佐助回来,可是从没有给他指出一条如何回来的路,怎样解决村子对佐助的敌视,怎样化解佐助心中的恨,怎样解决村子的黑暗,防止出现宇智波一族一样的悲剧;他决定要解决笼中鸟的问题,但是与日向雏田结婚带来的必然是日向宗家势力更长,这个问题如何解决需要更多的努力。但是鸣人居然都忘了,好吧,是岸本圆不回来了。所以当鸣人开始用嘴遁征服大BOSS的时候,我就觉得岸本的鸣人有点歪;当鸣人用嘴遁征服了BOSS却没有实现他曾经允诺过的和平友爱改革等等的时候,我心中的鸣人就死掉了。多么遗憾。


评论(6)
热度(25)

© 飞走的飞走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