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走的飞走了

火影——爱与恨碰撞而生的绝响

啊呀,好想说说关于火影中的爱和恨的故事。火影里头爱和恨占据了很大比重。我觉得火影与其他动漫最大的不同无疑是恨在其中占据了巨大的比重,而不是与其他动漫一样皆是爱和正义。火影中主角需要战胜,需要说服,需要感化的除了BOSS还有恨,当然没有恨他们就不会成为BOSSS了 ┑( ̄Д  ̄)┍。

爱和恨的代表毫无疑问是宇智波家的人了,二代说的好,宇智波一家人感情都强烈,直白点说,就是各个感情纤细易报社呗,宇智波的爱,爱得深,恨,也恨得切。他们的爱给了一个人,然后在失去那个人之后,宁愿世界染上与自己一样的痛苦与绝望。

恨有两种,一种是由爱生恨,代表参见佐助对灭族的鼬哥;一种是因为伤害了自己所爱而生恨,参见佐助对木叶。对于佐助来说,当初他有多么爱鼬哥,在目睹了他灭族之后产生的恨只会加倍,因为曾经那么深爱,所以现在这样的“真相”暴露在自己的眼前,不仅有自己最爱的哥哥杀了父母和族人的痛苦,还有对于自己的崇拜和感情的赤裸裸的嘲笑。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动物,由受到伤害的正面的感情催生出的负面情绪只会深过这份爱。而当佐助知道了灭族的真相,这份恨我觉得不是,或者不只是简单的迁怒或者佐助为了寻找寄托而进行的转移。在知道这个真相之前,佐助出村的目的是增长力量,杀掉灭族的仇人,对于木叶,就算不说他仍然是有一份归属感的,毕竟是生活了几年的地方,当初他的梦想不过是在父亲手下成为木叶警备队的议员。只是这份归属感高不过对于家族的爱和对于哥哥的恨,高不过自己的目的。而且宇智波是木叶的宇智波啊,怎么可能对于木叶一点感情都没有呢,我觉得至少这个时候,佐助对于木叶是有感情的。但是当佐助知道了灭族的真相之后,在心疼哥哥,内疚自责之外,心中应该还有着对于木叶深深的失望与不可置信,以及接踵而来的强烈的愤怒,并因此转化为憎恨。

宇智波的荣耀产生在血与火之中,同样是踩在很多族人的尸骨上铸成的,但是,这份牺牲与战斗被授予荣耀的同时也被自己的村子深深的忌惮,一方骄傲的不肯低头,一方心怀怀疑不想接纳,这就使得双方产生的裂隙越来越深。二代之后,对于宇智波的防范程度必定是越来越高,直到四代的死亡,二者的矛盾已经几乎不可能调节,木叶,不,应当说团藏为首的鹰派的领导者更希望是逼反宇智波,好师出有名的灭掉他们。顺便说句题外话,真心觉得在火影没有演出来的部分,参加战斗而导致灭族的千手一族,若是当初没有全灭,只剩下了纲手一个人,大概最终也逃不过这样的家族和政权的倾轧。现在千手剩了一人,永远不会有什么威胁了,当然对于千手纲手大力欢迎,还能作为自己村子的一个象征不是。木叶也是蛮厉害的,开创村子的两个家族一个因战争而族灭,一个灭于自己的村子手中,简直令其他忍村难以望其项背,都很难说哪个更倒霉一点了。而木叶之后的历史上,估计日向一族免不了会步上宇智波的后尘,因为一个强大的家族永远为当权者所忌惮,“功高震主”用在这里不太恰当但是也差不多了。而且日向雏田与七代目火影的联姻除了感情的因素之外,这个应当是一个重要原因吧,毕竟联姻是缓和关系、示好、表忠心等等最好的办法了(是不是太阴谋论了点……)。

接着转回来,佐助的诸多感情融合在了一起,产生的就是深深的对于木叶的恨,对于一个害死了自己所有家人的地方产生恨意很正常不是吗?虽然宇智波家盛产神逻辑(……),这个逻辑至少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说白了中二愤青了点,但是初衷我理解。

宇智波家的神逻辑个人觉得在土叔身上体现的最明显了。老祖宗的爱和恨一目了然,都对着初代和欧豆豆两个人了,初代选择杀了斑爷让人桑心但是并不是完全想不到,不能理解。因为一个可以为了大义和梦想而舍弃仇恨的人,也必定能为了大义和梦想而舍弃爱。不止是情爱,而是各种爱,相信当初想要叛村的若是二代,柱间同样能够下手。斑爷也是这样儿女情长不萦于怀,不会为了某个人放弃梦想和大义的人,他与柱间的区别,我想大概是他无法像柱间一样真的捅下一刀吧。而且斑爷真是出乎我预料的,唔,天真啊,记得当初我第一次知道这个月之眼计划的时候我的表情是这样的o(╯□╰)o,酱紫的石板信息斑爷居然真信了诶嘿,而且花费了好多年心血来准备接着单挑全忍界就是要让所有人都去做梦然后实现梦想实现天下太平的梦想真是prprprp,好萌= ̄ω ̄=啊哈哈哈。

土叔的逻辑我一直觉得真是九曲十八弯啊,死之前把女神托付给了卡卡西,女神死去了要报社这个勉强还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他在意的是“女神被杀了”还是“女神被卡卡西杀了”我一直没搞懂,要是女神死在了别人的手里土叔还会不会这么不爽?那他到底是更在意女神的死还是卡卡西的毁约?这么纠结的爱恨我不懂啊,而且迁怒老师四代真奇怪啊,明明没啥对不起他的啊?当时看土叔的那段我一边被虐的嘤嘤嘤眼泪都流了好几缸,一边心里嘀咕不对啊这个逻辑不对啊哪里一定有问题吧吧吧吧_(:зゝ∠)_?我的逻辑也打折了╮(╯﹏╰)╭。不过宇智波的萌点不就在祖传的神逻辑么,斑爷土叔鼬哥佐助哪个不是神逻辑,神逻辑也很萌啊蛤蛤蛤蛤。

火影里头的爱是少年漫里头很常见的爱,诸如对光明啊和平啊正义啊自由啊友情啊兄弟啊啥啥的,都被人说熟了吧,但是要说火影里头让我最为厌恶鄙视的,应该首推团藏所谓对于木叶的爱了。这个爱相当之扭曲,相当之自私,相当之自以为是。记得有段时间分析团藏,说他深爱木叶,但是手段比较过激而已云云。我不同意这个观点,团藏爱的,是“自己”的木叶,是理想的木叶,他要的,是自己掌控之下的木叶,然后给自己的掌控欲和自私贴上了一层爱的标签。所谓根,学过初中生物的孩子都知道,是树的一部分,是任劳任怨毫无私心的为树干输送养料的部分,它与树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关系,树没了,根就没了意义。但是团藏的根呢?他与大蛇丸长期合作,进行禁术人体试验;宇智波族人死去无法安息不说,写轮眼被挖下来二人分成,团藏一人就有数十个,全用来保护自己的安全(可能他预料到将来有一天会有宇智波上门讨债?);佩恩袭木叶,他严令根不准出动,只因为纲手死了他就能成了火影;他抢了止水的别天神,是为了控制大名自己当火影而没有其他的意义。他的个人欲望永远摆在第一位。手段不光明正大不是问题,哪个政治家手段光明?二代其实就相当的政治家,他的心胸与其哥哥无法相比,囿于自己已有的经验和仇恨,大概这就是二代只能是二代,永远做不了结束某个战乱时代的伟人的缘故吧。但是二代心思清明、正派,相当的以大局为重,是很值得后来者尊敬的领导者。团藏很好的继承并深化了二代的政治思想和手段,但是他没有二代的正面的、正义的、正派的、以大局为重的胸怀,这就使得他将这些搬不上台面的手段都用来为自己的欲望服务了。若是对于木叶的爱真的像他自己说的那么深,为木叶扫除障碍是根存在的目的,写轮眼的事不说,在佩恩袭木叶的时候,他阻止了根部成员积极的出战需求,将木叶创始者千手家族的末裔、木叶的五代火影扔在外面不顾死活只因为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消耗火影直属的暗部力量,为自己将来接手火影一位做准备。这真的是爱吗?木叶最终成为一片废墟,团藏也如愿以偿成为了六代,虽然除了他自己没人承认。这种将自己的欲望放置到大局之上,在我的眼里已经不是简单的所谓手段不上台面、激进之事了,而是为自己的欲望披上了一层大义的皮,让它显得高尚了起来。人都会有欲望,有梦想,若不是柱间与斑的梦想木叶也不会存在了。但是欲望与梦想不同的是,它需要一个栅栏,需要一个准绳,需要一个看守,当它驾临在大局之上的时候,欲望控制之下的人会作出很令人厌恶反感的行为,还自以为高尚。团藏,你可以说他是一个政客,而且是一个很成功的政客,但是不要提“爱”,他所谓的爱,夹杂了太多扭曲的自我愿望和欲望,让我无法苟同,无法给它“爱”的评定。

火影里头兄弟爱篇幅最大的,就是鼬哥对于弟弟佐助的爱了吧。但是鼬哥毫无疑问是我完全无法这份爱和这个逻辑的另一个宇智波了o(一︿一+)o。当初都说鼬是弟控,看的时候很期待的,但是我看完了之后完全没有那种“这样的哥哥给我来一打”的感觉,而是“幸好这个哥哥不是我家的”的庆幸,鼬哥的粉千万轻拍我。

这个哥哥的爱,怎么说呢,自我意识过剩又手段过于强硬了一点。鼬哥真的是在尽心尽力为佐助谋划了,但是一个人力量毕竟有极限,鼬哥当初真的搞清楚自己的极限在哪了吗?他为佐助划定了一条路,但是他大概也没想到中间会有大蛇丸的引诱,还有个土叔横插一脚,以及他离开佐助的时候太小,他并不了解佐助的心理发展历程,熊孩子在叛逆期会作出什么他没预料到,这就使这条路的前面变为一片漆黑,摸不到真的会通到哪里去了。而且鼬哥你用恨塑造了弟弟,告诉弟弟不能有软弱的爱,让他好多年都在为恨你而活,然后要求他要热爱世界,热爱村子,热爱害死了家人的人……这个逻辑是不是哪里不太对啊_(:зゝ∠)_被硬生生斩掉爱的感觉和能力的小孩子怎样再去热爱害死了家人的世界我这个凡人真的有点难理解喂(ಥ_ ಥ)果然宇智波家遗传神逻辑么_(:зゝ∠)_。但是就算鼬哥在佐助的事情上用的方法可能不当,也不能抹杀他的爱。宇智波的爱很少,但是很深,鼬的爱,所有的爱,都给了他的弟弟一个人。这份爱是他行走在这片黑暗之中唯一的支柱唯一的光,是他整个世界的基石,他的生命,他的世界,他的幸福,都建立在这上面。他为自己的弟弟付出了一切,算好了一切,就连自己的性命都计算好了,唯一没算着的,大概是弟弟对他的对等的深爱了。他低估了自己在佐助心中的地位,低估了自己对于佐助的影响。大柚子的这种坚韧,这种毅力,这种将一个人的安危幸福放在一切上头的深深深深的感情,让我真的非常感慨。

鸣人是一个很光伟正的人,是最正统的动漫主角。当然动漫里需要这样的人,不然如何传达光明向上的主题呢?要是人人都像佐助一样思想自由不受束缚想出村就出村,想报社就报社,这个动漫还要不要继续了。鸣人是个很博爱的人,他热爱周围的一切同伴,想要解救一切遭受了不幸的人。到疾风传后期他不太讨喜的原因,个人认为大概是“明明可以靠碾掉暴死的实力,偏偏要靠嘴遁”,但是他当初的和现在的对于周围人的关心,尽力理解毫无疑问是他周围能够聚集那么多人的原因,说实话要是我周围有这样的人我也会喜欢他啊,谁不喜欢阳光乐天关心人的家伙呢?鸣人对于每个人都很好,但是对于佐助还是不一样的。这个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关心照耀周围人的时候,是无意识的,是不关心他们怎么看自己有什么样的反应的,他只是希望他们过得更好些。但是对于佐助的追逐,对于佐助的关心,他会想,“佐助会怎么看待我呢?他有没有像我想着他一样想着我呢?”我想这个大概是我当初站定鸣佐的原因了。说句关于西皮的题外话啊,我定攻受一般按内心强大程度来定的,像鸣人这样自小由一无所有不放弃努力奋斗到有了一切与佐助这样内心略纤细脆弱的两个,我肯定站鸣佐。而且站定动漫主角攻不动摇,明明都可以干掉大暴死了,难道喜欢的人还压不倒?不知道有几个站27ALL的hhhhhh。

火影中的爱和恨非常的吸引人,因为这样浓烈到极致的爱,与坚定到绝望的恨,承载了一整个海洋的深情,让人很难将人物当做一个个虚构的符号,相反,你可以看到他们自由的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对于我们这些局外人的评价,不屑一顾。


评论(7)
热度(33)

© 飞走的飞走了 | Powered by LOFTER